🍒樱桃爽文《黑紅後,我開始擺爛了》

穿成惡毒女配白蓮花,我被全網抵制滾出娛樂圈。
那好吧,我收拾收拾包袱回家繼承百億家產了。
於是我發現,女主千方百計想進的劇組是我家投資的。
女主到處找門路想代言的產品是我家的。
甚至連霸總男主好不容易爭取的合作方也是我家!       
擺爛後的我:拍個屁,撤資!
代言個屁,解約!
合作個屁,遠方傳來風笛! ! !

1
「這可是 XV 新出的限量版手鐲,價值兩百萬,你賠得起嗎?!」
慕思的小助理聲音尖銳,眼神厭惡盯著我。
我剛從恍惚中回神。
就在一分鐘之前,我還是個胡攪蠻纏的惡毒女配白蓮花!
本想用影后的限量版手鐲陷害女主,沒想到失算被攝像頭拍了進去,從此徹底被拆穿。
沒錯,我其實是一本小說裡的惡毒女配。
但實際上,我可是蘇家大小姐,當初為了追男主闖入娛樂圈。
現在想想,這是什麼腦癱才會做的事。
我回家坐擁百億家產,別說娛樂圈男星了,豪門公子哥兒都巴不得和我聯姻好嗎? !
雖然不知道為啥我覺醒了,但,擺爛擺爛!
「東西是我不小心弄壞的,我賠就是了。」
我淡淡開口,現在還在錄綜藝。
我已經想直接下班跑路了。
不過反正就剩最後兩天了,我家錢也不是大風刮來的。
擺爛參加完得了。
聽我這麼說,女主慕思的眼神都變了。
兩百萬,可不是目前我和她這種咖位的小明星付得起的。
直播彈幕也直接開噴。
「笑死,就蘇萌這種二流明星,賠得起嗎?」
「最新消息,蘇萌其實是被包養的,有照片!」
包養?
我微微一愣,想起來應該是不久前老爸勸我回家,被拍到了吧。
不重要。
我直接把錢轉了過去。
想了想,以後畢竟是要繼承家產的,還得為自家公司口碑考慮考慮。
雖然我陷害這事是被劇情控制,但確實是我和女主推搡之間摔碎了手鐲。
我直接給女主轉賬過去。
「不好意思,我當時也不太清楚是誰摔碎的,有攝像頭看清楚那就好了,不過還是給你點精神損失費吧。」
一百萬到賬的聲音震驚眾人。
之前大家都覺得我是想推卸責任。
現在,手鐲兩百萬我乾脆賠了,又扭頭就給慕思轉了一百萬。
慕思也沒想到,人都傻了。
訥訥地說了句沒關係。 уż
要的就是這句話。
我美滋滋回到自己的房間。
反正這個綜藝就是田園生活,女主是為了和影后拉關係才來這個養老綜藝的。
沒什麼硬性任務。
接下來兩天,我直接開啟天天點外賣大餐沒事在床上玩手機的快樂擺爛生活。
「我怎麼總感覺這蘇萌有點怪怪的?就跟上班擺爛的我一樣?」
「我也覺得!難道是因為被包養的事情暴露了,她乾脆不裝了?」
「說得對,反正她被人包養有的是錢,現在暴露了,不認真上班也很正常吧?」
這些彈幕我通通沒管。
倒是老爸老媽的消息已經飛速發了過來。
他們正在為我想通喜極而泣,不過想要發聲明幫我澄清的事被我阻止了。
說實話,按照劇情,我是做過壞事,但最嚴重也就是這件事了。
結果最後男女主直接給我家都整翻了。
最過分的是男主,劇情裡有一部分是他發現我的背景,想利用我,故意和我搞曖昧,結果我被當成插足的小三!
利用完以後還給我家往死裡錘!
另外在原書中,慕思被設定成吸引仇恨的體質,所有劇情都是為了給她打臉增加爽感而服務,導致書中的配角都無腦降智,瘋狂針對女主,然後又被各種啪啪打臉。
穿過來後,我通過各種渠道了解得知,慕思她容易吸引仇恨並不是沒有原因的,她本身就是個小心眼+心機婊的性格,只是原作者沒把她的本性寫出來罷了。
原主家道沒落後,第一個跳出來落井下石的就是慕思。
想到這裡,我決定在擺爛之餘,好好報復一下這對渣男渣女。

2
綜藝結束,我被包養的消息已經傳得滿天飛。
在經紀人的強烈要求之下,我發了個微博澄清我沒有被包養,當然也沒人信就是了。
我家經紀人看我躺在沙發上吃薯片玩手機,急得團團轉。
「都什麼時候了,你到底想幹嘛?公司已經決定雪藏你了!」
雪藏啊。
我坐起來,思索著違約金。
「對了,我記得違約金是十倍是吧?」
經紀人瞪我一眼,奪走我手裡的薯片。
「是!你既然還記得,就趕緊跟我回公司,求求老闆看怎麼幫忙公關一下。」
說起這個,正好我找老闆有事。
我應了下來。
經紀人鬆了口氣,我總算聽話了。
進了公司大門,不少人都看著我竊竊私語,也有明目張膽嘲諷的。
「不會吧,難不成你以為老闆會幫你解決問題?」
曾經和我特別不對付的陳曦走了過來,滿臉嘲諷。
「確實不太容易,但反正這家娛樂公司也不大,買下來不就完事了?」
這就是我過來的目的。
當初我因為劇情,不要老爸老媽幫助,瞎找一個公司,作為惡毒女配,公司鐵定是黑心的。
問題不大,買下來往我家公司一合併,整改整改不就完事了?
陳曦看著我,眼神看瘋子,意思我失了心智。 уȥ
「真可憐,不過這時候裝瘋可沒用了,我倒要看看你怎麼從這裡滾出去!」
我沒理她,直奔老闆辦公室。
這地方我進去很多次了,每次都被損的劈頭蓋臉,開始不反駁是因為有所圖謀,不想自爆身份,現在我都擺爛了,還管他個球!
一腳踹開。
砰的一聲。
裡面還在解釋什麼的經紀人嚇得差點跳起來。
他看著我吹鬍子瞪眼睛,那神色跟剛剛的陳曦幾乎是一模一樣,我毫不客氣往椅子上一坐,打量著周圍,周身大小姐的氣勢全開直言道。
「開個價吧。」
黑著臉的老闆愣住了,經紀人也懵逼了。
「開個價,多少錢能把公司賣給我。」
我好心地重複了一遍,唇角縈繞起笑意。
老闆氣得一巴掌拍到桌子上,經紀人直接上手摀我嘴。
「好啊蘇萌,你這是一層皮被扒下來徹底不要臉了?說什麼瘋話?」
「怎麼?包養你的人打算出手?我這公司的這個數,你不會真的天真地以為他會為一個玩具花這麼多錢吧?」
哦,兩個億。
這價格絕對虛了。
「既然你有心賣,那就可以談一談。」
我一條短信發了出去。
老闆已經滿臉不耐煩。
「行了,本來看你還有幾分姿色,有你那金主在說不定還能搶救一下,現在的話,趕緊滾蛋吧!」
下一刻,他的電話就響了。
「接完再說。」
我拉下經紀人的手。
老闆狐疑地看了我一眼,接通電話。
而後臉色越來越震驚。
等到掛了電話,看了我半天。
顫顫巍巍著雙手想要過來搭我的袖口。
被我很「嫌棄」地躲開了。
他也不尷尬,嘿嘿一笑,十分狗腿,「哎呦,原來您竟然是蘇小姐,我之前有眼不識泰山,蘇小姐可千萬別往心裡去啊!」
之前還不可一世的老闆,現在典型的哈巴狗。
娛樂圈的人,變臉都快,當老闆的怎麼能不如手底下員工呢!
我一點兒都不意外他會是這個反應。
冷嗤一聲,「記得,別把我的身份透露出去。」Ɣʐ
「是是是您放一百個心吧!我這邊立刻跟您的人做交接,祝您玩得愉快!」

3
公司都是我的了,直接讓公司官號發了和我和平解約的通知。
成功退圈!
萬萬沒想到,網友信得沒幾個。
「蘇萌捨得退圈?不會是想假裝退圈,等被包養的消息下去了再重新出來圈錢吧?」
「有沒有一種可能,她上位成功,馬上要嫁入豪門,這才退圈?」
「前面說得有道理!果然蘇萌遠遠比不上我慕思姐姐,李導最近在籌備新電影,我們慕思姐姐可是被邀請去試鏡的!」
李導《女皇武帝》劇組。
我戴著墨鏡,穿過等待試鏡的眾人。
覺醒的同時我也知道了很多關鍵信息,當然要利用起來。
比如李導的《女皇武帝》。
李導本身就是名導,這次的電影更是為了衝國際獎項,消耗極大,導致資金跟不上。
當初是男主寒厲宴投資,為的是把女主慕思給塞進劇組,後來自然大賺特賺一筆。
既然我來了,那這個機會就歸我了,我早早幫忙解決資金鍊問題,成為唯一投資商。
今天過來是打算阻止李導把慕思給選上的。
「蘇萌怎麼也被邀請來試鏡了?」
「她不是退圈了嗎?」
「你們忘了吧,今天厲總也來了,肯定是她不要臉追著厲總來的。」
聽到這話,我趕緊加快腳步,可不能讓厲宴把慕思給塞進劇組!
果然,在李導辦公室外,我正好和厲宴碰了個正著。
厲宴一看到我,神情就變得厭惡和不耐煩。
「怎麼又是你?」
他彷彿在看一個怎麼都甩不掉的蒼蠅一樣。
這劇情真是害人,我怎麼會看上這種男人?
說實話,厲家也算豪門,但完全沒有我家有錢。
不過畢竟是男主,身高外貌條件還是過得去的。
但我可是蘇家千金,要什麼帥哥沒有,何必這麼看他臉色?
「厲先生誤會了,我這次來是作為投資商過來的,畢竟今天試鏡,我還是可以決定不要一兩個小演員的。」
我假惺惺地笑起來,看了一眼他身旁的慕思。
慕思臉色微微發白。
厲宴愣了一下,而後輕蔑一笑。
「就你?」
「我告訴你,我喜歡的人是思思,你離我遠點,再怎麼想辦法引起我注意,我也不會喜歡你!」
我忍不住翻了個白眼。
這人也太自戀了,正好今天直接說明白好了。
「厲先生,曾經喜歡你呢是看你長得挺好看,比當時娛樂圈的影帝還好看,但是最近嘛我想通了,何必為了一棵樹放棄一片森林?」
「所以以後呢,我走我的陽關道你過你的獨木橋,各不相干!」
說完,我乾脆進了房間,留下還有些不可思議的厲宴。
沒想到的是,這一段正好被人拍了下去,傳到網上很快就成了熱搜。
「蘇萌可真能裝,就她還想決定要不要我們慕思姐姐?」
「笑死我了,蘇萌這個小三戀愛腦怎麼不走白蓮花路線了,準備走裝逼路線嗎?」

4
经纪人抱着手机,焦急的开口。
「慕思落选的消息传开了,他们都说这是你背后金主为讨你开心从中作梗!」
我悠闲地用勺子挖着一半西瓜。
因为经纪人不错,我继续留她在身边,不过是当秘书,毕竟我还要在娱乐圈投资,难免会进剧组看看什么的。
有她在刚好。
「随便呗,没脑子的人才会随便揣测,李导这部电影投资可不小,我可是把我攒了几个月的零花钱都投进去了,真是金主舍得花这么一大笔钱吗?」
经纪人一听,大概是想到我的身份,这才放下心来。
网上是直接炸开了锅。
刚开始视频传开清一色都是嘲讽我的。
很快慕思没被选中的消息传开,那些粉丝一下改口,开始说是我暗箱操作。
笑死,实际上我只是让剧组公平公正选镜,慕思她没有厉宴在身后帮忙,本来咖位就比不上其他试镜的明星。
再加上她本身气质不符合,被刷下来也正常。
现在倒都是我的锅了。
我去附近的超市买零食,一个戴着兜帽的小女孩慢慢靠近我。
莫名的,我警惕起来。
我想到觉醒的时候,后期我被慕思的极端黑粉泼硫酸,总感觉这两个场面重合了一样。
本来觉得自己是不是多想,下一刻,就看到那女孩走到我面前。
手里突然掏出一个瓶子,拧开瓶盖就朝我泼了过来!
我早有准备飞快拿起包包,躲到一边。
液体喷射出来,包包和地面都出现了被腐蚀的反应!
竟然真的是极端黑粉泼硫酸!
周围人都尖叫了起来,我也有些惊魂未定。
很快,有几个男人出来将女孩抓住,这些都是我的保镖。
觉醒以后,身为苏家千金,我出行肯定会安排些保镖在周围。
没想到这么快就派上用场了。
二话不说,我直接让保镖把人送到公安局去。
是个未成年。
看着抱着胳膊一脸挑衅盯着我的少女,我冷笑起来。
「小姑娘,以为未成年我就没办法治你了?」
「苏萌不要脸的臭小三,你这种被包养的就该去死!还敢搞我慕思姐姐!」
少女尖叫着,对我满脸厌恶。
还真是神奇,明明我跟她素不相识来的。
「哦,既然你都这么说了,那你猜猜看我能不能让我的金主安排人收拾你家里人?」
我冷笑着威胁,少女似乎终于反应过来自己做了什么,脸色慌乱起来。
当然是假的,我可不做违法乱纪的事情。
不过……
「您女儿朝我泼硫酸,行,孩子小是吧?但这个经济损失得赔偿一下。」
我笑眯眯地拿出买包包时的发票。
「这是 LDE 家最新款限量包包,价值六十六万,给你们折旧算一半,三十三万,再抹个零。」
「三十万,现金刷卡还是转账?」

5.
我成功看到面前剛才還囂張得不行的夫妻,臉色徹底白了下來。
少女站在那厲聲尖叫,「蘇萌,你獅子大開口,是要逼死我父母嗎?」
我回頭凌冽的眼神盯著她,一字一句道,「要逼死你父母的不是我,是你願意當腦殘粉,做事不顧後果,這就是代價!」
少女呆愣在原地,我看到她眼底有後悔和深深的愧疚。
到底我不差這點錢,私下里沒讓那對夫妻給我賠款,但我讓那對夫妻不要告訴少女,就當是給她個教訓,讓她以後學會做人。
經紀人問我,「這可是大好事一件,我找公關,一定好好報導。」
「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不用他們誇我。」
反正都想著擺爛,何苦事事都要讓所有人知道,平白惹麻煩。
我被潑硫酸的事很快就上了熱搜,連帶著還有我要求人家賠償三十萬的事。
真是稀奇,我當明星的時候糊得不行,現在倒隔三差五上熱搜了。
慕思的反應是她沒有好好約束粉絲之類的不痛不癢的話,連道歉都沒有。
我一點兒都不意外。
畢竟在原本的小說走向裡,她也是這樣,以寵粉出名。
現在怎麼可能讓粉絲寒心呢?
還說什麼「蘇小姐對我有怨氣我知道,就像這次劇組的事,但有什麼都沖我來,別遷怒我的粉絲。」
真是笑死我了。
我當即發了一條微博出去。
蘇萌 V:粉絲行為偶像買單,幸虧你沒被《女皇武帝》劇組選上,否則不是給劇組抹黑,我可不想剛投資的劇組就出問題。
頓時引起一片嘩然。
「蘇萌到底懂不懂啊笑死我了,她金主用點小錢讓慕思被刷下去還能理解,投資?她做什麼夢呢?」
「這次劇組可是直接邀請了國家博物館的人還有專家去做指導,據說光是藉用的一部分真古董就要上千萬起步,金主哪捨得投資啊?」
然而反轉飛快到來。
大概是我給的實在太多了,還沒等幾個小時,劇組官博直接點贊轉發我這條消息。
《女皇武帝》劇組官方微博 V:現代演員確實應該注意管束粉絲,感謝蘇女士投資本劇組,劇組必定嚴加管理,杜絕出現類似現象。
官方微博一發,那就是實錘了。
打臉來得如此之快,我一邊吃薯片一邊看粉絲評論哈哈大笑。
「就問慕思粉絲臉疼不疼?沒想到這劇組真是蘇萌投資的,難不成蘇萌金主這麼有錢這麼寵她?」
「有沒有一種可能,蘇萌本身就是千金大小姐?」
「開什麼玩笑,千金大小姐混成這樣?估計是被什麼總裁看上準備嫁入豪門了,有錢男人不都吃蘇萌之前那一套嗎,白蓮花,她長得也好,也正常。 」
啊這,什麼毛病。
和被包養就過不去了是吧?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大概是為了反擊這次被打臉,慕思那邊又傳出消息。
說是她很有可能代言國際高端首飾品牌 SL!
等等,SL,怎麼這麼眼熟?
我媽給我打來電話。
「寶寶受委屈了,等著媽媽幫你報仇!」
我懵逼地抱著電話,這才反應過來。
SL 不就是我老媽的公司品牌嘛!
橋豆麻袋!
老媽你要幹嘛?

6.
轉頭,SL 品牌官方直接發微博,義正言辭表明絕對不會要慕思這種「污點」藝人。
顯然,慕思極端粉絲潑我硫酸讓我爸媽真氣著了。
要不是我努力阻止,說不定我爸媽真要做些什麼。
那倒不用,一個小小的娛樂圈而已,還用不著我爸媽下場。
不過這一下子,給慕思的打擊就有些大了。
「啊這啊這啊這,慕思最近是不是水逆啊,這也太倒霉了吧?怎麼連續在蘇萌身上栽跟頭?」
「要我說,她極端粉潑硫酸本來就不對啊,不管蘇萌人品怎麼樣,這件事就是慕思做錯了,她怎麼連道歉都沒有?」
「蘇萌不會真是什麼千金大小姐吧,或者金主太牛逼,怎麼連 SL 都幫忙說話?」
「不會吧不會吧,不會真的有人認為 SL 會被收買吧?本人純路人,要我說 SL 本身選代言人就很嚴格,只是這次慕思不湊巧,和蘇萌可沒關係。」
那真是不好意思了,還真和我有關係!
我出現在 SL 集團總部,要說為什麼,還是代言一事。
這次 SL 新出了一款高定珠寶,是我媽專門和國際珠寶設計大師一起設計出來的。
算是我即將到來的生日的小禮物。
「寶寶,這本來就是為你設計的,你來代言吧。」
老媽在外明明是高冷禦姐範,在我面前就各種撒嬌賣萌。
無奈之下我只好答應。
「就這一次哦,說好了退圈了,以後我不想在娛樂圈玩了。」
很快,官方就發布了新品的設計理念,網友們的目光都定在「為大小姐準備的生日禮物」這上面。 Ⴘż
紛紛吃檸檬,以及我飛快多了一堆老公老婆和異父異母的兄弟姐妹。
與此同時,我進出 SL 總部大樓的照片也被流露出來。
有好事者刻意將這兩件事聯繫在一起。
當然引起全網嘲諷。
「慕思都拿不到的代言,為什麼會有人認為蘇萌能拿到啊?」
「難道說,蘇萌的金主就是 SL 集團的,這次是去找金主了?」
慕思大概是氣不過,發了一條看似無關的微博。
慕思 V:我的能力不足,會繼續努力,一次失敗不會讓我選擇走捷徑!
哦豁,還真會踩一捧一。
要我說,女主這白蓮花的能力比我以前有過之而無不及呀。
可惜,打臉來得如此之快。
SL 代言人和新品硬照發布之時,所有人都沉默了。
我明明是明朗大氣的長相,以前總是扮小白花,楚楚可憐夠了,卻總是有點小家子氣。
如今我完全回歸自己的風格,再加上珠寶專門為我設計,那當然配的不能再配。
硬照廣告一出,網上的黑粉都沒辦法說什麼了。
「有一說一,我怎麼感覺蘇萌有億點點好看?」
「哪裡找的攝影師啊,這照片也太絕了吧?角度這麼好,就好像這珠寶專門為她設計的一樣。」
「別的不說,這顏值絕對能打,看視頻里三百六十度無死角大美女啊,從今天開始我就是蘇萌的顏粉了!」
當然,也有人提是不是我靠金主上位,但很快就被噴了回去。
沒辦法,就這硬照廣告,無可挑剔!
我有點滿意,雖然早就決定退圈不在意這些東西,但名聲變好總是讓人開心的。
陌生電話響起,一接通,竟然是厲宴!
「蘇萌好手段,你的金主就和 SL 有關吧,故意邀請思思去試鏡然後落選,你怎麼這麼惡毒?」
我:? ? ?
論惡毒,我哪兒比得上慕思?
這男人眼瞎了,說話也沒個把門的。
「我金主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的情人出事了,你只會給我打電話在這裡娘們唧唧地磨嘰,真不知道你是怎麼當男人的!有本事讓我刮目相看。 」
啪!
我就掛了電話。
厲宴估計被我氣瘋了,電話那邊破口大罵。
我叫來經紀人,對著她一通吩咐。

7
很快,我就知道厲宴給我的驚喜了。
他逞男人威風就是直接向慕思求婚!
啊這,比小說裡提前了不短時間。
不過和我有什麼關係呢?
哦,有點關係。
慕思本來有些萎靡的粉絲,立刻蹦躂起來了!
「我的天我追的 cp 終於要有結果了!恭喜思思姐姐!」
「開心死我了,果然還是雙向奔赴最好,不像某些人死皮賴臉舔不到就直接找金主!」
「拿到代言又怎麼樣,厲總可是真正的豪門大少爺,都厲總撐腰,我們思思以後豈不是要什麼有什麼?」
我突然想起來,這算是一個比較關鍵的時間節點,接下來厲宴是不是要和我家談合作了?
那可不行,我得注意一下。
這麼說起來,男主家的勢力確實不小,對於我來說還是有些危險的。
我可不想在覺醒後還落得原劇情裡那種下場,還有我爸媽。
倒也不用刻意打壓,只要不讓男主搭上我家這條線,就不會被設計,那男主就不會超越我家!
我立刻告訴爸媽,接下來如果厲家有生意和我家談,無論看上去多靠譜都不能接受。
說實話,這著實有些無理取鬧。
但,誰讓我是我爸媽最愛的閨女呢?
老爸連聲答應,還問我什麼時候回家。
「再等等吧,我看好多人覺得我媽新出的那款珠寶太貴了在猶豫要不要入手,我打算開個直播帶貨。」
「哦對了,反正要徹底退圈了,到時候我生日直接公佈身份帶貨,也算是圓滿結束吧。」
實際上,我是有點和男女主打擂台的意思了。
本來我都沒打算搭理那倆人,男女主這次訂婚,話裡話外都是在針對我。
真當我沒脾氣了是不是?
本來因為代言 SL 好轉的名聲,又開始低落,連銷售量都受到影響。
不能忍!
我直接發微博,表明生日那天我要開直播抽獎,還有大家一直好奇的我的身世問題。
抽獎內容我都放進去了,都是大牌化妝品珠寶電子設備。
在獎品和八卦的驅動下,很快預約我直播的人數就到達了上百萬!
要知道我粉絲還沒這麼多呢。
直播當天,我已經在家了。
一打開直播,一群人湧了進來。
「禮物呢禮物呢?不是說今天開獎?」
「你們看蘇萌的臥室,好大啊,還有這裝飾!」
說什麼的都有,當然,在一個有眼光的隨便科普了一下我臥室露出的一些裝飾價格後,所有人的重點都忍不住落在我的身份上了。
「知道大家很好奇啦,實際上,大家都覺得 SL 這次設計的珠寶我代言很合適,是因為我就是 SL 的少東家!」
我不賣關子,上來就放大雷。
彈幕果然傻了,但說什麼的都有。
當然,不信的人也一大堆。
就在這時候,又有人說,厲宴直接公佈消息,即將和豪門蘇家達成合作!
關鍵是,直接放話等合作達成,就要肅清一些不配的代言人。
呵呵,我本來只打算公佈身份讓你後悔後悔。
既然你自己撞上來,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8
「厲宴,你要是能和豪門蘇家達成合作,我跟你姓。」
我直接在直播中「大放厥詞」。
反正我都要退圈了,再說了這屆網友尿性我都知道了。
我又沒做什麼傷天害理的事,長得還好看,爆出我的身份,只有引來一群慕強的粉絲。
「666 雖然我知道蘇萌是裝的但這一波正面剛是真的厲害!」
「蘇萌這是徹底破罐子破摔了嗎,裝成這樣,但凡吃兩個菜也不至於醉成這樣!」
「我已經錄屏了,直接發給厲總還有官博!」
要的就是讓厲宴知道!
等他反應的時間,我開始介紹 SL 新出的珠寶,當然了現在真正在意珠寶的已經沒多少人了。
很快,電話響了起來,是厲宴。
我當著大家的面,直接開免提。
厲宴冰冷的聲音傳了出來。
「蘇萌你真是瘋了,知不知道得罪了蘇家是什麼下場?」
「有沒有一種可能,我是 SL 的少東家,同時也是蘇家的大小姐?」
我嬉皮笑臉,瞥了一眼彈幕。
當然沒人信。
厲宴更是冷笑一聲。
「蘇萌,你現在給思思道歉,以往的一切我都可以不追究,你再這麼胡鬧,我也保不住你!」
喲,還打算保我?
要知道以前那是巴不得我死得遠遠的,現在竟然說這話。
可惜,現在的姐已經不需要了!
「本來我已經打算放過你和慕思了,玩膩了,可是你倆非要一而再再而三撞上來,今天我本來要幫我媽好好給SL 帶貨的,都被你們搞砸了!」
我假裝生氣,當然不是真的。
真正的目的還是暴露我的身份,狠狠打臉!
厲宴都被氣笑了。
「蘇萌你真是無可救藥!你自己找死,我也攔不住你,就這樣吧,我要開會了。」
我看了一眼手機,老爸給我發來了消息。
我知道是時候了。
「哦,那你信不信,你的合作肯定談不成?」
「畢竟,我是蘇家大小姐呀,我可不想跟你家合作。」
這一次,我沒給厲宴說話的機會,直接掛斷電話。
反正接下來的一切,直接看直播就行。
現在,彈幕已經亂成一團了。
有不少人都覺得我是瘋了,敢碰瓷豪門蘇家。
有叫囂要看我是怎麼死的,還有玩梗「我勸你別惹我,我是 X 家大少爺/大小姐」的。
臥室門被推開,我爸媽一身正裝出現了。
「寶貝,玩得開心嗎?」
媽媽笑瞇瞇走到我跟前,爸爸沒說話,卻也站在我身後給我撐場子。
彈幕一片安靜。
一條彈幕顫巍巍地出現。
「這不就是……豪門蘇家的總裁和總裁夫人嗎?!」
我讓我爸媽跟大家打了個招呼,直接關了直播。
官博也在同時,全部@我並說明我是千金大小姐。
全網一片沸騰,「世紀最強打臉」直接成了火爆熱搜。
「我的天!蘇萌竟然是蘇家小姐!SL 集團董事長竟然是她媽!蘇氏集團+SL 集團,頓時就感覺厲宴不夠看了啊!」
「虧得我們信慕思之前說的話,她還親眼所見蘇萌出軌,可笑!把咱們當傻子了吧!」
「人家堂堂大小姐,用得著玩那些陰謀詭計吧,我看就是她在那自導自演!」
「從今開始,我站蘇萌隊!以後請叫我萌萌粉!」
…….
當我再次拿出手機的時候嚇了一跳,原本不過七十多萬粉絲的十八線惡毒小垃圾,這會兒以一分鐘增長十萬粉絲的速度很快就突破了五百萬!
就看各大媒體上所有的【爆】都跟我有關。

9.
有圈子裡的好友告訴我,慕思哭得梨花帶雨,估計不會讓我好過。
她不讓我好過?
呵呵!
我還不會讓她好過呢!
這只是開胃菜!
接下來,我會讓所有人看到她真正的偽善面目!
更會整合娛樂圈,大賺特賺一筆,然後真正的當鹹魚去擺爛!
沒想到,之前被我收拾過的少女,就是之前潑我硫酸,我沒計較真讓她父母賠償我三十萬的那位竟然在網上投放了一個視頻。
全程交代了她多喪心病狂,而我有多大度。
恍然間,所有網友才知道,我是個大小姐脾性,但嘴硬心軟的好人。
之前所謂惡毒,都是被抹黑!
比起來那些小白蓮不知道要善良多少。
粉絲數量層層突破,很快一躍絕塵,令人嘆為觀止。
厲宴不停給我打電話。
我想也沒想,直接掛斷。
這種人,我不想理,以我現在的身份,就可以不用理。
 雖然不用理他,但我還是吩咐經紀人給他送去了一個重磅消息,我相信,他看見後,一定會很感激我救他脫離苦海的!
短短半個月時間,我的傳媒公司終於成立了。
主攻直播帶貨方向。
是當下的主流。
開業當天,我一早就去了工作室。
但我沒想到,先找上我的人不是厲宴,竟然是慕思。
她堵在我要去直播帶貨的工作室門前,哭得梨花帶雨。
我想當沒看見她直接進門,慕思直接撲上來,跪在地上求我原諒,「蘇萌,以前是我不懂事,以後希望你高抬貴手,我現在真的活不下去了。」
我挑眉。
「厲家不同意厲宴跟我在一起。」
「他們想讓厲宴選我?」我秒懂問。
慕思狠狠點頭,「我知道你一直對厲宴有意思,不早點自爆身份,偏偏玩什麼身份隱藏,耍我一通很好玩嗎?知不知道黃粱一夢的痛苦?我沒有一個好的家世,我什麼都比不過你,我只有加倍努力,才能在娛樂圈站穩腳跟。」
我走過去扶起來她,「慕思,你知道我最討厭你什麼嗎?」
突然驢唇不對馬嘴的話讓她臉上哭像一滯。
「虛偽!你要是真克己復禮的努力,我高看你一眼,絕對不會為難,問題是你老想要用炒作提高自己,貶低別人,手腕太陰損了吧?」
隨著我話音落下,幾個保鏢從不遠處押過來幾個賊眉鼠眼的媒體人。
我過去,奪下他們手裡的相機。
果然連拍帶攝影剪輯,很快畫面裡就出現我一個豪門小姐,為難苦難向上女明星,用身份壓人,迫害她完美婚姻等等……..
這要播出去,別說我是什麼蘇家小姐,就算是全國首富都得被釘在利用身份地位迫害人的恥辱柱上。
一把照片,我狠狠甩在慕思臉上,「雕蟲小技,夠陰損的啊!」
慕思看事情敗露,站起來露出本來面目,狠戾地指著我破口大罵,「蘇萌,你這個賤人,今天就算是拼了,我也絕對不會讓你好過。」
「你想讓她怎麼不好過? 繼續利用我,把我當成傻子,去對付她嗎?」
是厲宴,他身後也跟著一眾記者出現,並且在他身邊的還有厲家長輩。
慕思震驚。
她不可置信的步步後退。
嘴裡還一直嚷著,「不,不可能,你們怎麼會在這裡?」
我笑了,「直播室盛大開業,我可是蘇小姐,大家來捧場啊!」
我特意給厲家留的消息,我知道厲家人一定會來,厲宴也會來!
眾人看著慕思的眼神,裡面帶著厭惡,嫌棄,更多的是鄙夷。
一向高高在上的慕思這一刻幾近崩潰。
她瘋狂跑到厲宴面前,「宴哥哥,你聽我給你解釋…….」
厲宴狠狠甩開她,「你之前做的那些臟事,我都已經知道了。」
與我不同,厲宴甩出來的一疊證據,上面是慕思這些年睡過的老闆,暗害過的女明星,甚至還逼得剛入行勢頭很足的美女自殺。
像老鴇一樣為富商牽線搭橋玩女人換資源。
總之,她並沒有表面善解人意,溫柔可人,揭開原本面目是惡毒,刻薄的。
最重要的是她背叛了厲宴,是厲宴不能允許的。
「不!」慕思哽咽,還想要解釋。
警鳴聲由遠及近,警察過來。
「你就是慕思對吧?」
他們二話不說,不管慕思怎麼解釋求情都沒用,直接銬著人就走。
一場風波鬧劇停止。
所有人都走了。
就剩下厲家父母,「孩子,我們厲宴心裡是有你的,厲家也希望你能到來做兒媳婦,我們會對你很好的。」
家長表明心意,剩下的看厲宴。
他們走後,我挑眉看著對面的男人。
「蘇萌,我知道你進娛樂圈是為了我,現在我幡然悔悟,跳過所有繁瑣,我們結婚吧。」
噗!
我真是讓厲宴驚到了。
他是怎麼做到剛剛甩了一個女人,就找我無縫銜接呢?
做人需要有點臉,可明顯,他沒有!
或許原主喜歡過他,可我看著他,毫無感覺。
「不好意思,我對你沒感覺,讓一讓,別耽誤本小姐工作。」
 我被厲宴一把抓住,「之前對我糾纏不休,現在是想要欲擒故縱吧?」
呵? ӯź
我玩味兒地看著他,想看看他還能說出什麼不要臉的話來。
他又說,「之前是我有眼無珠,沒看到你的好,一直以為你是個心狠手辣的毒婦,蘇萌,給我一次機會,聯姻後對你我倆家都有好處。」
「可別!我家不需要聯姻!」爸媽出來給我撐腰。
這一刻,厲宴的臉色跟吃了屎一樣難看。
「你之前怎麼欺負我們女兒的,你心裡有數!」
「現在想娶,做夢!」
「乖女兒,他一意孤行要娶慕思,他奶奶已經跟他斷絕關係了,他父母現在所掌控的股權,不過就是吃個紅利罷了,一點實權都沒有,想要拿下你,就是為了白嫖我們SL 集團和蘇氏集團!」
原來他在打這個算盤,果然跟書裡寫的一樣,從接近我就是一肚子壞心眼。
我過去一個大比兜打的他哎呦哎呦狂叫。
「奶奶腿滴,你欺負老娘沒完沒了是不是死渣男!曾經喜歡過你是我這輩子最瞎的時候,還跟你聯姻,我聯你個大頭鬼,姑奶奶我現在要錢有錢,要顏有顏,要名有名,哪裡顯著你了!」
「瞪大你的狗眼看清楚,在你官宣要娶慕思的時候,姑奶奶我都做了什麼。」
我一聲令下,工作室裡陸續出現了不少明星大咖,影視強腕。
大家齊聲喊,「萌姐好!」
厲宴後退幾步,滿臉不可置信看著我。
我笑呵呵的告訴他,「在你宣布婚訊搞對象的時候,我已經成立了全國最大的傳媒公司,專攻直播方向,這些熟悉的面孔,有不少你旗下的員工,厲宴,我能有今時今日,謝謝你啊!」
厲宴被我打擊得徹底沒了鬥志。
「你,你為什麼這麼對待我?」
我步步靠近他,附身,輕語,「因為,你曾經告訴過公司要護住慕思,犧牲我也在所不惜啊!」
「我名聲臭了那麼多年,壞了那麼久,這筆賬,總得跟你算一算!」
「看著心愛的女人是個不堪的賤人,看著自己洋洋得意的公司幾乎分崩離析,這就是我送你的禮物,厲宴,你滾吧!」
我冷冽地盯著他。
厲宴狼狽逃離。
劈裡啪啦,我的工作室門前響起震天的鞭炮。
我的工作室在這一天正式開啟。
當然,我也跟曾經劃了個句號。
這年頭,感情算什麼?
老娘只想要發財啊!
身份暴露,我的粉絲短短三個月內衝上女明星第一!
我擁有一個億的粉絲了!
當然我的工作室也做到了全國第一,乃至於全世界都知道蘇萌!
老爸老媽一看我出息了,立刻做甩手掌櫃的,把蘇氏集團和 SL 扔給我。
【爆! X 布斯黑馬:蘇萌為全國女首富! 】
我終於過上了躺著也賺錢的小日子,真美!

全文完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