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櫻桃甜文《思思追愛記》

第一次光著睡,被警察抓了……睡眼惺忪的我望著床邊站得筆直的男警察,默默地扯了扯被我踹到一旁的被子,安靜地閉上眼睛……保持微笑。
就當我死了吧……

1.
審訊室內。
我喜提一對銀手鐲……坐在審訊椅上。
對面坐著兩個警察叔叔,一個比較年長,看著就很慈祥;另外一個,就是剛剛在我家送我銀手鐲的,挺帥的,如果可以我再也不想見到他。
帥哥警察發話了:
「從現在開始,我問一句你答一句,不准撒謊,老實交代,爭取從輕發落,聽懂了嗎!」
我小雞啄米似的點點頭,好兇!
「姓名」
「秦……思……思……思思。」
「不許學蛇,姓名!」
第一次被抓到審訊室,不害怕是不可能的,我克制著沒讓淚水盡情流淌就不錯了,還說我學蛇……
嗚嗚嗚嗚嗚嗚嗚好委屈。
帥哥警察也沒想到問個姓名把我問哭了,一時之間慌了神,這個時候一旁看著就經驗豐富的老幹部警察開口安慰:
「小姑娘,別害怕,老老實實地說就行了奧。」
老幹部警察安慰完我,轉頭就去責備了一旁的帥哥警察:
「人家就一小姑娘,顧帆舟,你那麼凶神惡煞的干嘛啊!」
老幹部警察接手詢問後,流程進行得就快多了,終於到了最後緊要關頭:
「小姑娘,這是你第幾次幹這種事啊?」
什麼事兒?我從被家裡銬走後,一路上都不讓我開口,我自己都不知道是什麼事兒。
是裸睡嗎?我第一次啊我真的第一次啊!
眼見老幹部警察臉色此刻也變得嚴肅起來,我情緒更加激烈地力證清白:
「我真的是第一次,真的是第一次啊!」
砰!
帥哥警察的手突然用力地捶在了桌上,巨大的聲響,在這個封閉的審訊室裡迴盪。
「說!屍體在哪兒!」
此時我已經被嚇得打起了嗝……腦子裡一片漿糊。
平時刑偵劇看得也不少,但是這是我頭一次身臨其境地感受到當犯人的感覺。
「嗝……思思……思……思……」(屍)
剛剛哭嚎一半被嚇到噤聲,不小心咬到了舌頭,現在因為緊張更是連話都說不清楚了。
「都說了別給我學蛇!老實交代!屍體在哪兒?」
嗚嗚嗚嗚好委屈又說我學蛇嗚嗚嗚嗚什麼屍體啊根本就不知道,他還這麼兇我真的害怕啊媽媽救命。
最後經過老幹部的一系列解釋我才搞明白來龍去脈。
原來派出所一日遊是鄰居大媽送的啊!

2.
前兩天休假回老家去看望爺爺奶奶,直到今天傍晚才拖著行李箱回到家裡。
坐了一天的車,我累得腰酸背痛,早早地洗了澡就爬上床休息。
睡前刷到一個知識說裸睡對身體好,還緩解疲勞,我二話不說就把睡衣扒了,留了條底褲後,倒頭就睡。
完全不知情的我此時正睡得香。 Уż
在我拖回來的行李箱裡,天天怕我穿不暖吃不飽的奶奶,不知道什麼時候給我塞進了一隻剛宰的雞。
雖然拿塑料袋包著,但是那個沒被清理乾淨的雞血還是從我的行李箱滲出。
我說一路上怎麼老多人看我。
那個雞血也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滲出的,反正據鄰居大媽舉報詞中是這麼描述的:
「從電梯裡啊,就開始流血,喲那個血啊嘩啦啦地流,一直流到她家門口,嚇死個人囉!我回到家,還觀察了一會兒,沒什麼動靜,我就趕緊報警了。」
你說這叫什麼事兒啊……
解釋完,簽了個字,我就可以離開了,結果老幹部執意要帥哥警察親手送我回去。
「小顧啊!來,你送人小姑娘回去吧,這也大晚上了,她一個人不安全。」
被叫到的帥哥警察點點頭也沒拒絕,正打算去開車。
我趕緊搖頭擺手一套輸出:
「啊不不不,本來就因為我麻煩你們加夜班了,現在怎麼好意思啊!不用真的不用了。」
帥是帥,但是我一想到我房間的那幕畫面。
不敢恭維,此生注定無緣。
最終還是奈何不了熱情老幹部的說辭,我還是妥協了。
來的時候我手銬著坐後面,回去時我雙手緊扣著安全帶坐副駕駛。
同一輛車,同一個司機,不同的待遇和不同的心情。
要是說我來的時候心情是慌張失措的,那麼我現在的心情就是一刀嘎了我!
沉默的氛圍讓我宛如還在審訊室,為了緩和氣氛我主動搭話:
「警察叔叔,呃,你車開得挺穩的。」
話音剛落,我就听到旁邊的人輕笑了一聲。
什麼意思?搞笑女實錘啊?
「我只比你大三歲,還不至於是叔叔,我叫顧帆舟,可以直接這麼叫我的名字。」
恰好是紅燈,顧帆舟一邊掛了空擋一邊回答:
「以前開車追犯人的,所以有那麼點技術。」
車不動,顯得氣氛更加尷尬,竟然他做了自我介紹,出於禮貌我也得……
「這樣啊哈哈哈我叫秦思思。」
「我知道。」
「哈哈你知道啊。」
……
媽呀他怎麼不知道,他還說我學蛇呢……
「你鄰居那邊我們會幫你解釋清楚,我也為我看到的表示道歉,對不起。」
「看到啥??」
突然跟我道歉我一時之間還沒反應過來,等我反應過來後,真想把舌頭咬斷,自盡算了,如果身旁這個一本正經道歉的男人不建議我嘎他車上的話。
「看到你……唔」
趁顧帆舟還沒說完,情急之下我伸手唔住了他的嘴。
我滴個老天鵝啊這不算襲警吧?
「這壺沒開,別提。」
……是我的錯覺嗎?顧帆舟好像在笑。終於到了小區門口,我連忙下車跟顧帆舟揮了揮手錶示再見。
回到家後,一想起剛剛在車裡顧帆舟哪壺不開提哪壺的場景,就覺得最好再也不見了!
造化弄人,天注定,百因必有果!我的報應就是顧帆舟!

3.
審訊室內。
熟悉的場景熟悉的人,還有熟悉的銀手鐲。
顧帆舟眉目肅然,語氣照樣地嚴厲:
「姓名?」
「秦思思。」
「年齡?」
「23。」
「第幾次幹這個?」
「第一次!真的第一次!」
畫面過於熟悉,直接講起因經過吧。
昨晚回到家後,累上加累的我一覺睡到大中午才醒。
肚子餓了爬起來去外面吃了個美食,望見一家新開的洗腳城,我猶豫片刻進去了。
在好幾名警察來的時候,我正穿著浴衣打算去泡腳按摩,結果被當涉黃分子一起抓起來了。
狼狽的我雙手抱頭和一眾亂七八糟的人蹲在地上,突然我看到了一個熟悉的面孔。
「顧帆舟!顧帆舟!」
我仰頭喊他,期望他能救我於水火之中。
結果顧帆舟瞟了我一眼,眼神複雜地停留在我身上片刻後,開口:
「帶走。」
好小子,昨天跟我道歉的是你的孿生兄弟嘛!現在給我裝不認識!
「秦小姐,給你老實交代的機會。」顧帆舟臉色黑沉,語氣更加嚴厲了。
「不是……我真第一次,我是顧客!我是去消費的。」
聞言,顧帆舟挑了挑眉對著對講機報告:
「她承認了。」
靠!我氣得雙手拍桌,要不是這椅子銬子不允許,我此時此刻已經把顧帆舟揍了八百遍了。
「顧帆舟!我承認啥了!?」
見我發火,顧帆舟撩下眉峰把我從頭到尾掃了一眼,沒吭聲,好像在等我解釋。
忽然審訊室的門被人敲響了。
顧帆舟起身開門去和外面的人交談。
……聲音真夠小的,審訊室那麼安靜,我耳朵豎得跟天線一樣也聽不見絲毫。
片刻後,交談完了,也不知道剛剛那人跟他說了啥,顧帆舟竟直徑朝我走來。
走過來那一瞬間我嚇得肩膀顫了顫,聲音也有點顫抖。
我坐著,他站在我面前,一米八五的大個宛如遮天蔽日似的。
「咋……咋滴,想來強的啊?」
顧帆舟沒吭聲,低頭彎腰,沉默著幫我解手上的銬子。
什麼情況?我滿頭霧水,盯著他手上的動作。
手還挺好看的,修長干淨,骨節分明,看著賞心悅目的。
「好了,去外面簽完字,你就可以離開了。」
手銬被解開,我重獲自由!
帶著疑問小跑地追上顧帆舟的腳步,一邊跟他往大廳走一邊問:
「為什麼把我放了啊?」
話音剛落,走在前面的男人突然轉身,害得我一個急剎都來不及,直呼呼撞在他胸膛上。
嘶……真疼。
我摸了摸隱隱作痛的鼻根,暗自吐槽,吃啥長大的這麼厚實。
一抬頭卻發現顧帆舟此時正盯著我某一處,怎麼他臉還有點紅?
順著他的目光往下望去,好嘛,春光無限啊!
因為剛剛的撞擊使領口本來就大的浴衣,此時直接放飛自我了。
拳頭還沒捏緊,肩膀就被披上了一件外套,我愣了一下。
顧帆舟卻別過發紅的臉,輕聲咳了咳後,向我解釋:
「咳……那個你沒有嫌疑了,那邊的老大招供了,他不認識你,調查結果也出來了,你是個好人!」
榮獲好人卡一張。
離開公安局前,我要了顧帆舟的聯繫方式。
別瞎想。
我是約好了下次把外套換給他,畢竟這可是警服啊!我何德何能!

4
自從上次加了顧帆舟微信後,我倆的聊天記錄還保持在「我通過了你的朋友驗證請求,現在我們可以開始聊天了」。
嚯,一句沒聊。
在我畫完最後一張線稿後,舒展了一下身體,便起身去陽台收了那件掛起來的警服。
摸了摸袖口,乾了。
拿起手機給顧帆舟發了個微信:
「外套洗乾淨了,你挑個時間我給你送去。」
等了很久,也沒等到回复,大概率在忙。
索性我拿上鑰匙,去樓下美食一條街逛逛,今天一天都在補圖,還沒好好填飽肚子呢。
本人呢……工作是一個自由職業,在網上給人接單繪畫啥的,還有一部自己畫的漫畫在連載。
不過不是什麼熱門言情漫畫,而是我自己的日常生活。
在某平台也算是小有名氣,由於我太擺爛了,錢掙到夠花還夠存點就心滿意足了。
一來到熱鬧的美食街,香味立即撲鼻而來,肚子直接一展歌喉。
掃了一眼後,我決定就近原則。
「老闆!一套煎餅果子加個里脊微辣。」
「好,你稍等。」
等等,這聲音怎麼這麼耳熟! ?
老闆此時也是身形頓了頓,四目相對。
「怎麼是你?!」
我跟顧帆舟異口同聲,語氣都一樣。
顧帆舟的窄腰上係了個深粉色的圍裙,戴了個鴨舌帽和白色口罩,但我還是一眼就認出來了。
好小子我說怎麼不回微信,原來在畫餅,哦不,攤餅!
看著顧帆舟毫無技巧地攤餅,雞蛋殼都裹在裡面了。
不禁感嘆……這煎餅果子吃起來應該很帶勁兒吧。
「顧帆舟你這是?」
話一問出,我才意識到可能他在執行任務。
結果顧帆舟面不改色地說:
「副業。」
還得是你小子會說話啊。
接過煎餅果子,我拿出手機準備掃碼。
顧帆舟卻擺了擺手示意我不用了:
「請你的。」
有點感動。
那這樣我也不在乎這餅糊得有多難看了,張嘴就是一大口。
哥們儿,話不多說,都在餅裡。
咀嚼了兩下後……好吧,我高估了顧帆舟的廚藝……這餅咸得像是用鹽做的。
但面對眼前滿臉期待的男人,我還是硬生生地咽了下去。
見我吃了後,顧帆舟的嘴角都快咧到耳朵根了,還要裝作不苟言笑的一副面孔。
這麼能憋,怕是把他這一生的傷心事都想完了吧。
忽然想到了他的警服,正要開口,又想到他現在是秘密執行任務,話到嘴邊改了詞:
「你那件警……緊身的外套我洗乾淨了,你挑個時間我給你送去。」
顧帆舟不以為然地應了一聲,卻又牛頭不對馬嘴地提醒了我一句:
「最近這幾天晚上別一個人出門。」
雖然不知道為什麼但我還是答應了下來:
「嗯,那你的……」
「不急,晚點聯繫你。」
「那好,不影響你創業了。」
說完我就奔赴下一個攤位了。

5.
該死的,本來是想好好聽顧帆舟的話不出門。
姨媽來得巧,家裡衛生巾也剛好用完了。
樓下不遠處就有便利店,心想這麼近應該出不了什麼事兒吧。
看了看時間,才剛剛十點半。
抱著僥倖的心理,我拿了件開衫外套就出門了。
買完東西往家走時,就感覺背後涼颼颼的。
不會……這麼倒霉……吧……
注意到身後有人跟著,我只得加快腳步往家趕。
突然手機鈴聲響起嚇了我一跳!
瞥見來電人顯示是顧帆舟!連忙接起。
電話一通,不等那頭的人開口我就先發製人:
「老公,不是說好了來接人家嘛?我都快走到小區門口了,你人呢?」
面對我莫名其妙的曖昧詞彙,顧帆舟立馬反應過來:
「秦思思!你是不是遇到困難了?」
顧帆舟焦急的聲音傳來,我還是故作輕鬆的語氣埋怨他:
「是啊老公,你快點過來吧。」
「別怕,我馬上來!你先別慌,往家走。」
電話那頭顧帆舟不知道在哪兒,吵吵鬧鬧的,然後就是很沉重的跑步聲。
我不敢掛電話,也不敢回頭看,只能把手機熄屏,拿在手裡。
兩條腿走得飛快。
一般不出意外就是要出意外了。
出門我就穿了個拖鞋,此時此刻左腳的拖鞋被我一個用力甩出去了。
既然如此我也不管地臟不髒了,看著還有不到五十米的小區大門,我拔起腿就跑。
沒跑兩步,就有人從背後抓住了我的手腕。
啊! !
我尖叫起來,還沒看清楚來人,嘴巴就被摀住了:
「思思,別怕,是我。」
熟悉的嗓音在耳邊響起,在抬眼看清來者的那一剎那淚水立即奔湧而出。
我一個箭步撲進顧帆舟的懷裡就開始哭訴:
「你怎麼才來啊嗚嗚嗚我都快嚇死了。」
他的身形僵硬了幾分後,抱緊了我:
「沒事了,沒事了我來了,別怕。」
顧帆舟溫柔地輕輕拍打著我的後背,用哄小孩兒似的語氣來安撫我脆弱的心靈。
「原來是小情侶啊,大半夜的喊那麼恐怖,我以為遇見鬼了,現在的小年輕真是的,動不動就大驚小怪的。」
一個大叔的聲音在我倆旁邊響起,我還沒徹底從害怕的氛圍中緩過來,嘴巴倒是快得很:
「大叔,你誤會了,我倆不是情侶。」
大叔看著我倆如膠似漆地抱在一起,不用說話,用眼神就告訴了我他不信。
既然這樣那就……
「是夫妻!」
我也學著顧帆舟面不改色地撒謊。
你還別說,有時候解釋還不如承認來得乾脆。
我一承認我跟顧帆舟有染,大叔就笑瞇瞇地點點頭,似乎還挺神氣。
「我就說嘛,我這雙眼睛是絕不可能看錯的,你倆郎才女貌,有夫妻相哈哈!這麼膩歪看起來是剛新婚不久吧?」
大叔帶著肯定的語氣來詢問,見顧帆舟也不打算解釋,那我索性扯到底:
「還得是大叔你啊,一看一個準!上個月剛結婚哈哈哈。」
「恭喜恭喜!早生貴子哈哈。」
「一定一定!借你吉言哈哈。」
待大叔離開,一直沉默良久的顧帆舟才開口,語氣莫名帶著一絲寵溺:
「小騙子,擔心我告你當眾調戲人民警察。」
經過大叔這一插曲,我一開始的提心吊膽也消失不見了,朝顧帆舟吐了吐舌頭:
「略略略,還不是跟你學的,煎餅俠。」
「別貧了,我去幫你把鞋撿回來。」
顧帆舟小跑去給我撿了鞋。
然後又小跑著回來,蹲在我的面前,讓我扶著他的肩膀站穩。
看著他幫我穿拖鞋的認真模樣,心跳如打雷。

6
顧帆舟送我回到家後又提醒了我一遍晚上盡量不要一個人出門。
我頭點得跟撥浪鼓似的。
卻在顧帆舟要走時,我拉住了他:
「那個……今天晚上能不能陪我睡一晚。」
顧帆舟愣了愣,一本正經地回答:
「人民警察是不能接受色情賄賂的。」
我的母語是無語。
「哥!我是害怕,不是報恩。」
「這樣啊,我還以為你打算以身相許呢。」
「誰這麼土啊,還以身相許。」
「我啊。」
OK,當我沒說。
最後顧帆舟沒走。
他打了個電話,跟同事說了一聲就留下了。
難怪剛剛電話裡那麼吵鬧,原來他還在攤餅啊。
敢情他是扔下攤子就趕過來拯救我了。
不愧是人民警察,好感動。
若有朝一日需要我時,我定是竭盡所能!
「秦思思,你家有吃的嘛?」
報恩的機會來得挺快啊。
「攤了一晚上的餅,餓死了。」
顧帆舟懶散地癱在我的小沙發上,期待我能賞口飯吃。
「我去給你煮碗麵。」
這不撞我技能點上了嘛。
活了二十三年,就沒把自己餓死過。
見冰箱還有兩個番茄,我擼起袖子,三下五除二地就下了碗番茄雞蛋麵。
不知道是顧帆舟真的餓壞了,還是我廚藝太好,連鍋裡的麵湯都喝得一干二淨。
茶餘飯飽之後,顧帆舟很老實地去把碗刷了。
本來還想客氣一下,但他看起來真的很想(bushi)洗碗,就勉為其難地讓給他吧。
……
「秦思思,你家吹風機在哪兒?」
顧帆舟聲音從衛生間傳來時,我正坐在辦公桌前給今天畫完的線稿上色。
「哎呀,就在洗手台的櫃子裡面!」
懶得起身過去,傳話全靠喊。
過了一會兒。
「沒有!」
顧帆舟的聲音再次傳來,我只好起身去了衛生間。
敲了敲門,過好一會兒才開。
映入眼簾的就是赤裸裸的胸膛,下身就圍了條一次性的白色浴巾。
我人生第一次這麼近距離看到男性的身體,身材真的不錯,比我筆下畫的那些男主角的還好。
腹肌,人魚線樣樣都有,古銅色的肌膚上還有一些細小的水珠。
「看夠了沒~」
顧帆舟居高臨下地盯著我,幽暗的眸子裡閃動著壞壞的深沉,眉梢處笑意微揚,嗓音低沉磁性。
四個字撩得我找不到褲子。
「看……看看咋了!你上次不還……還……」
頂嘴頂一半感覺有點自損八百就消音了。
「還什麼?」
顧帆舟突然靠我很近,玩味地詢問我。
近在咫尺的男性荷爾蒙過於強烈,我咽了嚥口水:
「還……還沒結婚,看了 98%。」
話一落地,我就想原地去世,該死的,怎麼把心裡話說出來了!
顧帆舟頓了片刻後,胸腔蔓出幾聲笑。
「行了,快讓開,我幫你拿吹風機。」
我面紅耳赤地想伸手推開堵在衛生間門口的男人。
結果肌膚相觸的一瞬間,手宛如觸電般彈開。
在遞給某人吹風機後,我逃似的跑回臥室,一頭撲進被子裡。
腦子裡全是剛剛的那一幕,甚至還遐想了一下。
害羞的我在被窩裡滾了兩三圈,才爬起來,想回到客廳去把剛剛沒上完的色上完。
結果發現某人竟然在偷看我的作品!
幾乎是在發現的第一秒,我就衝上前,跟護犢子一樣擋住了顧帆舟的視線。
「你……你幹嘛看我的作品?」
顧帆舟的表情有點奇怪,他皺眉盯了我好一會才開口:
「你是『思思不是滋滋』?」
好熟悉……這不是我的繪畫大號嘛!
我驚訝地睜大了眼睛,支支吾吾地差點又咬了舌頭。
「你……你怎麼知道?」
馬甲被爆了,不爽 ing。
「我猜的。」
顧帆舟狡黠地笑了笑,意味深長的神色,我才不信他是猜的。
勢必想打破砂鍋問到底時。
某人卻直接倒在沙發上睡著了。
而我這邊就沒那麼容易入睡了,燈一關,今天晚上被跟踪的那股子害怕感就油然而生。
翻來覆去好久,我下定決心起身去把睡得正香的某人喊醒了。
「怎麼了?」
被吵醒的顧帆舟竟然絲毫沒有起床氣,聲音透著一股子慵懶。
「我睡不著,我害怕。」
站在沙發前,我扭捏地扯了扯我的睡衣,語氣聽起來像是在撒嬌。
「那……我給你講個故事?」
沒想到顧帆舟還會講故事,我連忙應了應:
「好~」
顧帆舟坐了起來,示意我坐他旁邊。
此時害怕感讓我只想找個人靠近,早已不在乎什麼男女有別了。
乖巧地坐在了沙發的一角後,聆聽人民警察的故事:
《黑貓警長》。
顧帆舟說他從小就喜歡看《黑貓警長》,對裡面的黑貓警長佩服得五體投地。
所以長大堅持做警察也是被黑貓警長給熏陶了。
他還說他之前被一幅畫所感染,讓他保持了初心。
他一直在默默地關注著那幅畫的作者,他說那個作者是個女孩子,應該很可愛。
他說他很喜歡她,但是不知道她是誰。
不過現在知道了。
誰啊?
好困,睡意襲來,不等顧帆舟回答,我便一頭栽下去睡著了。
夜深人靜,皎潔的月光透過落地窗傾灑在室內的地板上。
沙發里正窩著一位熟睡的女孩,而一旁的男人為她掖了掖被子。
盯著女孩的臉,唇角上揚,低聲呢喃著什麼。

7
一大早我就被陽光晃醒了。
顧帆舟已經不在我家了,應該是去上班了。
我依稀地記得,昨晚聽故事聽一半就睡著了。
他好像還說他有一個喜歡的人?
誰啊?
有點懊悔,自己怎麼跟八輩子沒睡過覺一樣,害得我重要信息都沒聽到!
一上午心情都是鬱鬱寡歡的狀態。
滿腦子都在回想,到底他喜歡的是誰啊?
算了,不想了,我為什麼要在乎他喜歡的人!
去衛生間照了照鏡子。
頭好油,自己又來了姨媽,不想動。
所以我來理髮店洗頭了,只洗頭不理髮女生都懂。
本來今天就煩,洗個頭還一直被推銷理髮卡。
靈光一現,我對正在跟我喋喋不休,強烈推薦我辦卡的小哥哭訴:
「其實這是我最後一次洗頭髮了,醫生說我得了癌症,明天就打算去化療了。」
話音剛落,整個理髮店都安靜了。
臨走前,老闆本來還不想收錢,我執意要給才收。
洗完頭神清氣爽,去超市買了點東西,填滿一下即將要空的冰箱。
正當我大包小包地出現在家門口時,顧帆舟就站在我家門口給我打電話。
見我出現,他籲了一口氣,隨後就很熟練地接過了我手裡的東西,語氣帶著輕聲的斥責:
「怎麼不接電話?不是說了讓你不要一個人出門嘛?」
「手機丟袋子裡了,沒聽見,而且現在又不是晚上。」
我還振振有詞地為自己辯解。
回到家裡,顧帆舟從口袋裡掏出一個不大不小的東西。
「家裡有工具箱嘛?」
拿了工具箱給他,我才想起來問:
「這是什麼?」
「攝像頭,給你裝門外了,帶警報器的,等下幫你在手機裡下載一個軟件,有危險就會直接給我打電話。」
「為什麼是給你打電話?」
「你要不猜猜我是做什麼的?」
「6。」
攝像頭裝好以後,顧帆舟千叮嚀萬囑咐地跟我說晚上別出門晚上別出門。
見我答應那麼快,他倒是更不放心了:
「你要是晚上有什麼必需品就發消息給我,我給你送貨上門。」
「顧帆舟你為什麼對我這麼好?」
「這是人民警察應盡的職責。」
「哦,你走吧,放心我不出門。」
顧帆舟走了,關上門,淚水就有點忍不住了。
人民警察嘛,所以他保護我,他照顧我,他關心我。
是我越界了,他有喜歡的人。
閨蜜電話打過來的時候,我正在上網查星座:
「雙魚女 X 天蠍男。」
微信視頻剛被接通,閨蜜矯揉造作的聲音就傳來了:
「我親愛的小思思~我出差這幾天有沒有想我啊~」
「嗚嗚嗚可想了~」
「我不信!」
靠這也能看出來?
「嘿嘿,不愧是我慧眼如炬的好寶貝呢。」
「說吧!你跟那個警察是不是有進展!」
「不能算有進展吧,就是我單方面有一點點心動而已。」
「好傢伙,幾天前你給我發的微信還是在吐槽人家呢,今天怎麼就是你單方面心動了?」
「說來話長啊……」
經過我妙語連珠的解釋,閨蜜才似懂非懂地點頭說:
「分!」
「分哪門子分?我跟他還沒在一起呢!」
「哈哈抱歉最近勸人勸多了,那你現在是什麼感受咯?」
「就是有點心動,他真的很帥,又有男人魅力,就是我從小到大都追求的那種類型。」
「我要是沒記錯,你從小到大都沒談過戀愛,你有哪門子的追求類型啊?」
殺人誅心啊!我憤憤地對著視頻舞了舞拳頭。
「這是兩碼事!我內心知道自己喜歡什麼類型的男生嘛!」
「好好好,那你目前是打算怎麼樣?去詢問他喜歡誰還是去直接追他啊?」
「就是不知道囉,唯一知道的是他沒有女朋友,唉好煩……」
這還是上次去警局老幹部偷偷跟我說的,當時我還詫異了,這麼帥,還沒有女朋友,還真是一心為國啊。
「聽我一句勸,為男人煩惱,會變得不幸的。」
閨蜜突然語重心長地勸告我。
「我已經不幸了,但不是因為男人。」
接下來我又和她聊了昨晚我遇見有人跟踪我,其中我還添油加醋地誇了顧帆舟一筆。
別管,女人對英雄的濾鏡。
「照你這麼說,這個跟踪你的人沒有被抓到?」
「對,但是顧帆舟跟我說應該只是個臨時起意的變態,讓我不必擔心。」
「不不不,我覺得這件事情沒有那麼簡單,他還特地來給你安裝了攝像頭啊你想。」
這句話倒是點醒我了,顧帆舟可能有什麼事情瞞著我。
「也不是沒這個可能!這樣很細思極恐啊!你不要嚇我。」
「你別怕,不是有攝像頭嘛,你晚上就听人警察的話別出門,鎖好門鎖好窗戶。」
「知道了,這些剛剛顧帆舟已經幫我鎖好了。」
「呦呦呦,三句話離不開一個顧帆舟,思思,你陷入愛河了。」
被閨蜜一語道破的我臉頓時紅了起來。
「你你別這麼說!還不知道他到底喜歡誰呢?」
「唉,戀愛腦可不上醫保,你自己琢磨吧,我還要一個星期才能回去,這個星期你自己注意安全。」
「知道啦~」

8
時間轉瞬而過。
很快,一個星期就過去了。
這一個星期裡,顧帆舟每天都要提醒我晚上不出門,白天出門還得跟他說一聲。
其間我有問過他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事情,要這麼注意。
他模棱兩可地回答我,反正就是要注意安全。
警察辦案保密的,我也不敢過多地詢問,只得乖乖聽話。
想了想還是給他發了個信息:
「明天一早我要去一下機場北。」
對方秒回:
「去幹嘛?」
「接人。」
「男的女的?」
「警察辦案需要問這麼詳細嘛?」
「不是,這是替自己問的。」
靠,顧帆舟怎麼這麼會撩。
「女的,我好閨蜜。」
「好,飛機幾點到?」
「明早八點。」
「注意安全,晚安。」
「好。」
哼!不想給他發晚安,撩完就跑沒出息!
隔天,天一亮,我就爬起來洗漱,準備去接好閨蜜了。
一邊關門一邊低頭看著手機,打算叫個滴滴。
「叮」電梯的門被打開。
顧帆舟?
「你來幹嘛?」
「來當司機。」
我沒好氣地笑了笑,調侃他:
「人民警察做到你這份上,不給你頒個獎都說不過去。」
聞言,他挑了挑眉,戲謔地看著我,唇角微勾:
「你給我頒個嘛。」
這話聽起來好像在跟我撒嬌,身體酥麻酥麻的。
果然男人會撒嬌,老婆不會跑。
「行啊,等下就去給你訂一面錦旗,上面就寫獻給『正直無私,助人為樂』的好警察。」
「不要。」
沒想到他會拒絕,我倒是詫異了一下:
「那……你想要什麼?」
「下次再告訴你。」
到了地下停車庫。
我跟著他屁股後面走,突然想到不會是警車吧。
失策了……警察開大 G。
還是頂配的那種! ?現在警察待遇這麼好嘛?
我現在去當警察還來得及嘛? ?
一路上我倆沉默寡言。
到了機場,左等右等才望見閨蜜。
她貌似在跟人吵架……一想到她那火辣辣的性格,完蛋,現在裝作不認識她還來得及嘛?
「思思!」
閨蜜看見我了,沒有朝我跑過來,而是指著我對她面前跟她爭吵的男人惡狠狠地警告:
「看見沒有!那個就是我跆拳道黑帶的閨蜜,你等著吧!看她不揍飛你。」
謝邀!
我就小時候學過跆拳道,最後還以為踢腿把腳拉傷了,就再也沒去過,充其量就是混了個黃綠帶。
結果她一跟人吵架就說我跆拳道黑帶。
以前上學是嚇走了那麼幾個人,可是今時不同往日啊姐姐。
在閨蜜還沒更加大放厥詞之前,我小跑地衝上前去拉開了她,連忙低頭哈腰地跟那位大哥道歉:
「帥哥,別跟她一般見識,她小時候腦子發燒燒壞了。」
帥哥見我道歉也是不再追究,但是還是沒好氣地冷哼了一聲。
「大哥?」
顧帆舟此時卻不合時宜地走過來,喊住了剛剛那位帥哥。
「帆舟?!」
兩人跟相見恨晚一樣,抱了抱便在一旁寒暄了起來。
閨蜜埋怨地瞪著我,嘴嘟得跟我欠了她八十萬一樣。
「思思~是他先欺負我的!」
「少來,我還不知道你。」
「我發誓這次是真的,剛剛他過安檢摸我屁股!」
「啊!這麼惡劣?」
「就是啊就是啊。」
「少來,上次做地鐵你也說人摸你屁股,結果呢?那人那隻手是假肢!害得我一晚上沒睡好覺,覺得自己是真該死」
「不是啊!思思,這次……」
還沒等我閨蜜話說完,一旁寒暄的兩人走了過來。
顧帆舟指著我對他那所謂的大哥介紹道:
「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秦思思,是目前我重點保護對象。」
「哦,是你對象。」ŷƵ
漂亮,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啊!
顧帆舟又拉著他那大哥跟我介紹:
「思思,這是我大哥顧言昱,親的,之前一直在國外出差。」
看著眼前西裝革履的男人,眉眼的確跟顧帆舟有幾分相似。
「大哥好,剛剛真是對不起了。」
接著我又連忙跟兩位介紹了我閨蜜後,一行人全塞顧帆舟車裡回去了。
把我倆送到家後,顧帆舟便和他哥哥離開了。
一路上,閨蜜和他哥倆人一路不對付,各種懟。
雖然誤會解開了,是他哥過安檢時不小心和助理走散了,機場人又多,他哥想找個人問問路,就撞閨蜜槍口上了。
大概率是因為人多擠來擠去的,前面一個人不小心摸了閨蜜屁股,等閨蜜回頭看時,顧帆舟他哥就剛好站她後面了。
這倒霉孩子。

9
轉眼間已經過去快一個月了。
我一直都沒出過什麼事情。
顧帆舟那邊也暫時停止了對我嚴格觀察。
晚上只要不是太晚出門就可以了。
這一個月來,我見到顧帆舟的次數屈指可數,他好像在忙什麼案子,我又不能去問。
直到那天我閨蜜給我發了張照片。
照片裡一名女子真在給顧帆舟挑衣服。
「思思,他們還在店裡,要不我進去店裡幫你打探一下?」
我盯著照片裡的兩人……良久給閨蜜回了信息:
「不用了……我沒有資格需要知道他在做什麼。」
發完信息,我就把顧帆舟拉黑了。
我就是小氣,就是幼稚,就這樣吧。
手機也關機了,我把自己沉浸在繪畫裡。
用工作來麻痺自己,不知道過了多久,我肚子餓得快要萎縮了,我才站起來去廚房想下碗麵。
從看到那張照片開始,我沒有掉過一滴眼淚。
卻在吃自己煮的番茄雞蛋麵時,淚水像豆子一樣大顆大顆地往碗裡砸。
突然眼前一黑,要不是看見對面樓亮堂堂的,我還以為自己哭瞎了。
我擦了擦眼淚站起來想要去查看情況。
手剛想擰開門把鎖時……一個毛骨悚然的想法佔據了我的心頭。
平常刑偵劇真要少看,儘管在我如此傷心難過時,我的腦海裡突然想到電視劇裡兇手的作案手法。
入室殺人都是在外面故意斷電,然後引誘屋內的人去開門,只要門一開,就完了。
不行!我決不能開門。
我望瞭望貓眼,樓道也是一片漆黑,什麼都看不清楚。
我趕緊去找手機,本來在夜裡我視力就不好,現在更是視線極差。
我只能憑著對面樓的光從玻璃照進來,去尋找我的手機。
果然人越緊張越慌亂。
手機沒找到,門被人敲響了……
「有人在嘛?」
門外的聲音很陌生,我敢肯定我不認識。
我摀著嘴,不敢開口回應。
我蹲在沙發旁邊,全身都在顫抖,門外的人已經開始不耐煩地撬鎖了。
怎麼辦怎麼辦,我心急得如熱鍋上的螞蟻。
誰來救救我!
我怕門外的人能透過貓眼看見我,便不敢輕舉妄動。
我緩慢地讓身體趴在地板上,朝著臥室匍匐前進著。
我目前唯一的想法就是進臥室,把臥室門也反鎖。
黑暗裡,視覺減弱,聽覺卻被數百倍地放大。
「咔噠」。
我知道門外的人已經進來了……
我大氣都不敢出,我只期望門口的攝像頭現在已經給顧帆舟報警了!
聽著門外地板被踩得嘎吱嘎吱聲,我幾乎全身都在冒冷汗,我甚至不敢想像接下來會發生什麼。
心臟怦怦狂跳,我都害怕會被外面正在尋找我的人聽見。
忽然外面的腳步聲消失了……他走了?
「在臥室裡?」
陌生男人的嗓音突然響起,我使勁捂著嘴巴才沒被嚇到尖叫。
我又聽見撬鎖的聲音了,這次是臥室門。
我全身顫抖個不停,淚水早已悄無聲息地滑落。
「咔噠」。
門被打開了!

片刻後,男人的聲音再次響起:
「奇怪,也不在臥室?」
腳步聲再次響起,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衛生間的磨砂門透出外面人的身影,恐怖的黑暗氣息壓得我喘不過氣來。
我緊閉雙眼,撬鎖的聲音再次在耳畔響起……
「咔噠」。
「找到你了。」
「啊!」
我尖叫著,朝來人揮舞著我剛剛從茶几上順的水果刀!
「C,瘋婆娘!」
刀尖直直地劃傷了陌生男人的手臂,血流不止。
可是我還是低估了男女之間的力量差距。
男人惡狠狠地用手握住了刀身,把刀搶了過去,我雙手都在顫抖!
完了……
我被男人拖出了衛生間,扔在客廳的地毯上。
這個男人簡直就是個瘋子! !
他完全不在乎他血流不止的手,還跨坐在我身上,粗暴地扯開我的衣服。
我被絕對的力量壓制得無法動彈。
男人胡亂地在我的脖頸處啃咬……
我竟絲毫感覺不到疼。
就在我絕望地要閉上眼睛的那一刻。
顧帆舟出現了,他如同一道光照耀在這個昏暗的房間裡。
一腳把撲在我身上的男人踹倒在地,便連忙抱起我檢查我的身體有沒有受傷。
他大概是跑過來的,身體是一層層的汗珠,在瞥見我脖頸處的紅暈時,雙眼猩紅。
身後被踹倒在地的男人逐漸緩了過來,抓起一旁被他扔在地上的水果刀就朝我們衝了過來。
我睜大雙眼,想要提醒顧帆舟,卻已來不及。
刀身直挺挺地從背後插進顧帆舟的身體裡,他卻好像絲毫感覺不到疼一般,輕輕地把我放在沙發上後,轉身拔出了水果刀甩到一邊。
暴戾的顧帆舟,拳頭捏得咯吱作響,青筋暴起。
最後要不是警察及時趕到,顧帆舟快要把那個男人給打死了。

10
醫院走廊處。
老幹部警察正在跟我絮絮叨叨,非要說我跟顧帆舟天造地設的一對。
說我倆不結婚真的沒法收場。
還說他帶顧帆舟幾年了,看著他一步一步到現在這個地位,真的很努力。
老幹部還說這是他第二次看見顧帆舟這麼失控地揍一個人。
「哎?為什麼不是第一次?」
「小姑娘你注意力好新奇……」
「抱歉,你繼續。」
「好吧,第一次是為了我……」
「6。」
「好了,你們年輕人的事情我也不過多摻和了,你倆看著辦吧,最好年底就把婚禮辦了。」
老幹部你要不自己聽聽自己說的什麼!
三天后,顧帆舟出院了。
第一時間沒去警局領功,卻跑來敲我家門。
打開門,冷眼瞟了一眼他的上衣。
嚯,照片裡那個女的給他買的!
我轉身就把門一甩,結果沒聽見關門聲,倒是傳來某人的痛呼聲。
「你傻啊,拿手去擋門!」
我連忙上前去查看他的傷勢,都有瘀血了,呼呼,給他吹吹,心疼死我了。
顧帆舟則是眉眼彎彎,笑得跟我老家那條狗一樣,賤嗖嗖的。
「思思,為什麼你那天不接我電話,為什麼這三天你都不來看我。」
嗯? ? ?他倒是學會了先發製人是吧!
一米六三的我使勁踮起腳尖才能揪著顧帆舟的衣領。
語氣憤怒至極:
「顧帆舟!從現在開始,我問一句你答一句,不准撒謊,老實交代,爭取從輕發落,聽懂了嗎!」
這小子隱瞞我太多了!
「思思……能等下再解釋嘛?」
嗯?我的憤怒豈能等待?
唇上突然傳來一抹溫熱,趁我愣著忘記掙扎的時候,顧帆舟抓著我的手,指引我勾著他的脖子。
他一手扶著我的後腦勺,一手緊握著我的腰肢。
他往前走一步,我就被他壓著往後退一步,待他用腳勾著關了門後,便把我抵在門上吻。
我被吻得腦袋發暈,全身發麻,腿都軟了……要不是他把我撐著,我可能早就滑到地上去了。
不知道被吻了多久,我臉漲得通紅他才放開。
「抱歉,早就想這麼做了。」
顧帆舟把頭埋在我的肩窩處,嗓音又欲又低沉:
「思思……她是我大姐」
說完,他又吻了上來,比剛才的還要強勢……

顧帆舟視角


第一次遇見她,場面有點尷尬。
那幾天局裡的同事們都因為午夜採花賊的案子忙得焦頭爛額。
結果晚上快九點時,接到某小區舉報有殺人犯,屍體貌似裝在行李箱裡。
作案手法和午夜採花賊過度相似,在晚上行凶作案,拿行李箱拋尸。
還想再詢問些細節時,舉報人電話被切斷了,再打過去後顯示已關機。
時間緊迫,只能直接去案發現場看看了。
為了不打草驚蛇我只派了兩位同志跟我一起進入到小區裡。
果然如舉報人所說的一樣,從電梯出來就有血跡,一直漫延到門口。
血跡已經乾透了,我讓一名同志原地取樣,另外一名和我一起進去查看。
拿著物業給的鑰匙開了房門後,一進去就發覺不對勁。
整個房子的裝飾不像一個男性。
難道這是被害人的家?
來不及深思了,連忙闖進臥室裡。
看著眼前的一幕,我阻止了正要進來的同志。
一張堆滿了娃娃的床上,一名女子呈「大」字形躺在上面。
下半身只留了條卡通底褲,上半身沒看清楚,因為她懷裡抱著一個蠻大的公仔。
遵守了二十多年的男德今天破戒了。
要不是女子立即驚醒了過來,我差點就要去探鼻息了。
出示警察證件後,她很配合地套上手銬隨我先去了警局。
另外兩位留在原地勘察。
在被告知行李箱裡只有一隻血淋淋的雞後,也對應了女子的證詞。
化驗結果也很快出來了,地上的血跡正是來自那隻血淋淋的雞。
誤會解開,便放她回家了。
不過她還挺有意思的,我回到家睡前一想到她在審訊室叫自己的名字時,結巴得好像在學蛇,大晚上自己樂了許久
哦對,她叫秦思思,一直思的那種思。
第二次遇見我沒想到會那麼快。
就在第二天,局裡因為案子好幾名同志連著熬夜加班好幾天了。
我讓那幾名同志回家好好休養一天,所以局里人手不夠我就被派去掃 X。
昨晚我也沒怎麼睡好,導致掃 X 時哈欠連連。
突然在抱頭蹲著的一排人中,有個面孔蠻熟悉地喊我。
定晴一看,這不是昨晚學蛇的那個女孩嘛。
她莫非干這個的?莫名有點惱火,公事公辦直接帶走!
審訊她時又說她是第一次,挺好玩的,便逗了逗。
對著根本沒打開的對講機說她承認了。
糟糕,逗生氣了。
來人跟我說她是錯抓的可以放了。
奇了怪了,放了她,還一直追著我問為什麼,她是十萬個為什麼嘛?
撞我懷裡了,女孩的身體就是嬌弱,撞了一下,鼻尖就紅了。
等等!她衣服領口怎麼這麼開? !
該死!男德徹底保不住了。
外套借給她了,加了聯繫方式,她說下次洗乾淨還給我。
莫名有點期待下一次見面。
怎麼讓她遇見我在執行任務了,還是戴著圍裙在小吃街攤餅!
呵呵我英俊瀟灑的形象全毀了。
明知故問,我能說我現在是便衣警察嘛?
我不能,所以這是副業。
看起來就糊的餅,怎麼也不可能好吃啊。
這傻子竟然吃了一大口,還說好吃。
小騙子。
心裡怎麼有點異樣的感覺,暖暖的。
對了,師父說午夜採花賊大概率就在這附近,她家好像離這條小吃街不遠。
我都提醒她了晚上盡量不要一個人出門了,就是要作死是吧。
給她打電話的時候,我是想跟她約一下明天的時間來著。
莫名其妙地叫我老公?害得我心跳都聽漏了半拍。
讓我來接她?不對,她可能有危險了。
直接撂了攤子,就往她家的方向跑。
還好不遠,應該來得急。
趕上了,她在我懷裡哭得像隻紅眼的小兔子。
好可愛,有點想捏她的臉。
不行,我可是正直無私的人民警察,我要安撫她的情緒!
來了個大叔,說我倆是小情侶。
我只想說:大叔,你眼神真好。
大叔讓我倆早生貴子,會說話你就多說點。
給她穿鞋,女孩子腳怎麼這麼小一隻,感覺還沒我一個手掌大。
送她回到家了,有點不想離開,但是好警察是不會被美色所吸引的。
結果她說讓我陪她睡一晚,差點遲疑了,但是理智保持住了。
人民警察是不能接受色情賄賂的!
報恩也不行!
天!她煮的番茄雞蛋麵也太好吃了吧!
被她看見身材了,故意的,小妞撩不死你。
她怎麼這麼有趣,98% 哈哈哈。
如果是跟她,結婚應該蠻有樂趣的吧。
看見她的畫了,這畫風我一眼就能知道是誰,她還有什麼驚喜是我不知道的。
「思思不是滋滋」這個名字我已經關注她好幾年了。
要是說當警察是小時候看《黑貓警長》看多了被熏陶的。
那麼一直讓我能保持初心的,是她當年的那幅黑貓警長插畫。 γź
那年是我當警察的第一年,我剛從警校畢業,還是個愣頭青。
因為自己的莽撞,差點害死了我的一名同志,雖然說路人拍的視頻裡我那麼英勇無畏地逮捕犯人。
還被譽為真人版黑貓警長,但其實那次抓捕兇手的不該是我,而是另外一名警察。
而我卻因為自己的莽撞自大,不想被人瞧不起打草驚蛇了,便害得那名同志被罪犯所傷。
儘管最後我彌補了過失,成功把罪犯逮捕,但是彌補不了自己心裡的那片空白。
直到我看見那幅插畫,把我內心所想的黑貓警長的樣子畫得栩栩如生,配文還有一句話是:
「不必害怕,黑貓警長會為我們守護一方平安。」
我的內心被強烈的自責感衝擊, 我怎麼能因為自己的錯誤去懷疑夢想。
從那天起, 我再也沒有如此莽撞過, 我還有了一個待我很好的師父。
短短幾年,我直接當上了刑偵隊長, 師父說我是個好苗子。
但是我內心從未忘記當年就是我害得我師父左腿終身殘疾,至今走路都跛著腿。
真的萬萬沒想到她就是那幅插畫的作者,真是緣分啊。
她說晚上睡不著害怕,本來我起床氣挺大的, 看見她就沒轍。
我拿自己的經歷跟她講了個故事, 她問我那個人是誰。
還沒聽到我的回答, 她就睡著了,睡得好香, 不忍心打擾。
那便不告訴她了。
去陽台給局裡的人打了個電話, 讓他們調取一份監控給我。
果不其然, 真的有人跟踪她。
而且這個人很有可能就是午夜採花賊。
沒敢跟她說,她膽子小得跟兔子一樣, 怕嚇著她, 反正只要我保護好她就沒事了吧。
給她家門口裝了個攝像頭, 一有情況就會跟我報警。
時間過得好快,她說她明天要去接人。
要是男的我就宰了那小子。
是她閨蜜, 那好吧,明天去當司機囉。
好巧,竟然在機場遇見了大哥。
午夜採花賊消失了,一點線索都沒有,上面給局裡施壓了,勢必要抓到這個兇手。
最近太忙了, 好久沒看見她了,好想她。
大姐今天來局裡看我了,說我好久沒回家了, 爸媽想我了, 然後非要拉我去給我買件衣服, 叫我晚上回家吃個飯。
買衣服的時候碰見她閨蜜了,跟她介紹了一下我大姐, 她突然臉色很不好看,直直地跟我道歉。
讓她誤會了,給她打了幾十個電話都不接。
她吃醋了?有沒有可能她也喜歡我?
不知道是什麼心理我沒有立即去找她, 沒有去跟她解釋清楚。
可能是我想要她吃醋吧。回家的路上,手機警報響了,心裡咯噔一下連忙掉頭往她家趕。
電梯故障?另外一個此刻停在頂樓?
太慢了, 她家住 16 樓。
沒有片刻猶豫我一股腦地衝進樓梯間。
只想快點快點再快點!
等等我,思思!
趕到時,思思被人跨坐在身下, 我氣得發抖。
一腳把他踹到在地後,連忙去檢查她有沒有受傷。
這麼多血,好在她沒有受傷。
脖子上的紅暈是……
我要宰了那小子!
我已經很久沒有像現在這樣子失控了。
上一次還是因為自己的過錯讓兇手傷了師父那次。
在醫院躺了三天, 思思沒來看過我一次。
完了, 被討厭了。
一出院,就立馬跑去找她了。
還得是苦肉計好用,她心疼我。
她踮腳抓著我的衣領, 離得好近……
算了,去他媽的正直無私的人民警察。
忍不住了。
好軟好甜,她怎麼這麼香……

完